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双荒】冰淇淋之夏

妙蛙橘砸:

给我宝@-薄暮寒- 的番外 她特别好特别甜超级可爱



荒川怕热的要死,他一度觉得自己真的是水生动物,到了夏天就需要现出原形,躲在水里不然就会被热到融化。所以夏天能够让他出门去见的人,都是生死之交,要去做的事情,都是危急存亡的大事。真热到爆炸的时候,课都不想去上,思考为什么高温假不是30度而是四十度。


荒从第一次出现就已经获得了生死之交的待遇,他是实在不好意思欺负新学弟,他虽然性子冷淡,总是事不关己的态度,但是细心妥帖总是不会少,更何况还是自己的高中学弟。于是荒就获得了荒川在炎热的夏天等了很久去接人的这一项殊荣。


他发现荒川怕热这件事情是在开学之后,荒川他们宿舍做商创活动,卖的就是冰淇淋,大夏天的他跑去帮忙,荒川站在树底下,然后给了他一个冰淇淋。荒川整个人都好像被晒蔫了一样,说话声音都比平时多了几分人情味,他手里握着一个冰淇淋递给荒说,“太热了,你来帮忙实在太辛苦,给你吃。”


荒就抬眼看着荒川,他的学长站在树荫下面,阳光穿过树梢亲吻着他英俊的脸庞,碎金的光芒毫不吝惜的抚弄着他温柔的眉眼,他的嘴唇且凌厉,好像刀锋一样,所以才可以这样顺利的剖开自己的胸膛,得到自己的心。那一瞬间,蝉鸣声都被放大,和剧烈的心跳声相应和。


定格成了荒记忆里面夏天最好的样子。


荒川把冰淇淋在手里晃晃,说“吃吧吃吧,别害羞。”他把冰淇淋塞给荒,顺手揉了一把学弟的头发,说“帅哥,好多姑娘在看着你,你要不要去帮我们打一个广告。”


荒听话的站起来,依靠着树站在荒川旁边,舒展着长腿,他个子极高,超过190,眉目又是小女生最喜欢的那种柔和的英俊,可偏偏话少性子硬,气质上又冰冷锐利许多。此时,手里握着一个跟他十分不相配的甜筒,薄唇微启,小口地抿着冰淇淋,嘴唇被打得湿润冻得鲜艳,让人想起蔷薇花瓣来。他也不看别人,微微偏着头看荒川,目光专注极了。如果有相机能够记录下此刻,站在树下面安静吃一个冰淇淋的美少年,就足够诠释夏天的冰淇淋为什么代表幸福。


他被来来往往的姑娘们盯着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是他只是看着荒川,荒川的衣服被汗水打湿,显示出锻炼得当的身型来,背上的肌理线条紧崩,然后在腰间收拢成细窄的轮廓。天气太热了,热得他看着荒川颜色变深的一小块衣服,都觉得呼吸都在起火。


荒把冰淇淋慢慢吃完,荒川已经走到了阳光下面去宣传他们的活动,荒想了想,不动声色的走到荒川的旁边,慢慢的调整自己的位置,直到荒川站在了他的影子里。他就这样陪了荒川一整天。


后来他和荒川在一起,荒川提起那个时候,说“我当然知道你站在我旁边帮我挡了一整天的太阳,我也心怀内疚可是我真的太热了。所以晚上才带你一起去吃饭的,”

哦 那顿饭,被荒川的娘家人夜叉恐吓了一整晚的那顿饭,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同居了,夏天荒川就只能在空调的覆盖下才能称作生活,其他时候都是生存,荒川在家穿一件简单的白T,荒从外面回来,简单的冲了澡,荒川就在厨房里面动手做思慕雪。


等到把草莓切片贴在杯壁上,覆盆子草莓加冰块打碎,水果碎冰和酸奶一层一层的慢慢倾倒,在杯子里面混合出好看的色彩,荒从背后抱住荒川,他刚洗完澡没有穿上衣,赤裸的胸膛上的水珠将荒川的后背都打湿,荒川就反手揉了一下他的头,然后继续的专心做自己的事情。荒体温偏低,夏天抱起来就很舒服,等到了冬天,就是两个体温偏低的人凑在一起抱团取暖,总之一年四季,都能找到黏在一起的理由。


荒把下巴搁在荒川的肩膀上,说“学长,我想吃冰淇淋。”
“在冰箱里面。自己去拿。”荒川笑起来,说“我刚买了新的。”


荒就拿了一盒冰淇淋出来,一人一口两个人分着慢慢吃,两个人平时都是端正又成熟的样子,唯独在彼此面前,难得透出傻气来。就好像小孩子一样在夏天分食冰淇淋。


年轻的时候在想,夏天的样子,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分享冰淇淋,喝柠檬水,冰块嚼得嘎巴响,在有空调的自习室看书,然后一抬头看着他,就红了脸,还要推脱一定是天气太热的原因。


后来没有了暑假,没有了自习室,蝉鸣听不到了,但是站在树荫下面的那个被阳光漏下的碎金亲吻过的人,依旧陪着你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夏天,你们一起被热得流汗,一起被夏日突然的暴雨淋的一塌糊涂,彼此拿毛巾包着擦头发,擦得乱七八糟也要傻笑。一起在空调开得很足的房间里面盖着被子赤裸身体拥抱着睡觉,窝在一起分一个西瓜,你一口我一口吃一个冰淇淋。


如果喜欢的人在身边的话,夏天一直都是年轻的生机勃勃的味道。


荒拿头发蹭荒川的侧脸,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荒川的耳朵边哼歌,他哼teenage dream。哼到you make me feel like i am living in a teenage dream的时候,把这句歌词对着荒川唱了出来。


“嗯嗯,知道你从高中就喜欢我。”荒川说,他把做好的思慕雪递给荒,顺便用自己手里的杯子在荒的杯子旁边碰了一下,说“祝贺你,和高中就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我可以祝贺你什么呢?”荒问。


“你可以祝贺我,我爱的那个人,让我觉得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无趣,人生永远都充满乐趣和期待。”荒川说,他转过身来,抬手把荒的脖子拉低了一些,吻掉了他唇角上甜蜜的冰淇淋,说“就好像夏天的冰淇淋一样让人幸福。”


“抱歉了学长。”荒顿了顿说,“虽然你很怕热,但是我现在还是必须得做一些让你出汗的事情了。”

————fin—————



评论

热度(199)

  1. 笑如猫头鹰妙蛙橘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