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双荒】祭典(就是一篇情话)

妙蛙橘砸:

荒川今天没在自己的地盘上呆着,他实在是觉得有些吵,因着他的治理,荒川附近又过了风调雨顺的一年,村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举办一个祭典,冬日没有农活要干,一年的收成也差不多都齐全了,就分出一些来供奉给荒川,表达自己的敬意。 




荒川是真的嫌吵,但是也不能对尊敬自己的人做什么,他又不在乎纳奉,治理荒川本来就是自己的责任。所以他逃出来闲逛。 




荒川坐在海边的一块石头上吹风,看着海浪击打在岩石上,泛起白色的泡沫,海水是清透的蓝色,他又饶有兴趣的看着沙滩上细小的白色螃蟹爬的匆匆忙忙,海水卷过,留下一沙滩的小小坑洞,沙滩上留下的几个白色贝壳,他也捡起来放在手心里把玩。




 “我在想,你还能一个人看这些东西看多久?”有年轻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荒川倒是头都没有抬起来,他随手把贝壳抛回到海里,说“我不是在等你,看你还要在上面坐多久。”




 “我看到他们在供奉你。”男子的声音有些嘲讽,“他们那么喜欢你,那么讨厌我。” 




“因为你比较凶。”荒川说,“人们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物都是害怕的,但是他们又会天然的对对自己有帮助的事物有好感和尊敬。”




 “所以他们才一开始对我很好,然后又抛弃了我。”男人嘲讽的笑起来,“自私又自以为是的物种。” 




荒川终于抬起头,看见了年轻的男人坐在一勾弯月上,新月如钩,海天一色,荒川便又低下头看着海里的男人的倒影,水波粼粼,把男人英俊的轮廓搅散。




男人斜靠着月亮,翘着腿说“他们的供奉那么普通,不要也罢。你要什么,我给你。”




 “荒。你有什么我没有。”荒川认真的喊了年轻男人的名字,“我不要。”




 “我把大海给你。”荒说。




 “不要。”荒川说,“江河成海,我守着荒川已经足够,你还要给我咸得要死的水?”




 “那我把星辰给你。”荒说。




 “你又去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荒川说,“是把我当成了妖妃?人家只是嘴上说说,建一个摘星楼,你还真准备摘星给我。”




 “你要我就给。”荒说。 他在月亮上坐直了身体,手一挥,投下了漫天星光倒映在海面上,海面上波光粼粼,天空之上繁星点点,夜幕之下,星河闪烁,荒川坐在那块礁石上,只觉得一时间分不清海,也看不到天,那处似乎该是波光,又好像是星星在闪烁。这一方被隔绝出来的天地之间,星海相融,荒川慢慢的站起来,嘴角噙着笑意,他伸手摸了摸海水,搅碎一池星光,摸到了坐在月亮上的那个骄傲又英俊的男人倒映在海里的侧脸。






海中星如天上心,眼前人是心上人。




 他的指尖上还带着水珠,他把手伸出来,对着月亮说,“你不是问我要什么吗?我要你下来。”




 荒利落的从月亮上跳下来,双手抱胸,问“是不是很美?你还不要。那些人类给不了你这样的美景的。”




 “嗯,他们给不了。”荒川说,“我也不是很稀罕。” 




“那我给你的呢?你也不稀罕吗?”荒的语气忽然有几分委屈。




 “海中星辰,都是虚影。”荒川说,却看着荒的脸色,看到了有一闪而过的低落。




 “我还可以给你更好的,只要你想。”荒说,年轻的男人脸上有一种掠夺的狠意,但只是让他的英俊更加的锐利。 




荒川忽然笑起来,他的手指还带着海水的腥咸和凉意,他轻轻用指尖摸了一下荒的侧脸,刚才在水中是虚影,此刻才是真实,他的手指一点点搅碎荒绷紧的严肃和戾气,他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跑出来么?”




 “你嫌那些供奉活动太吵了。”荒说。




 “嗯,”荒川说,“人说话很吵,有时候我也觉得,水流的声音也不小,风刮过去也是很吵的。”荒川笑了笑,说“所以,想来想去,只有你说话,我不会觉得吵。” 




荒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了一些,他听见荒川说,“只想要你,有你就够了。” 




“我怎么这么傻,”荒有些懊恼,“我还问你想要什么,你当然想要我啊。”




 “嗯。”荒川憋着笑说。 “那给你。”荒一把搂住荒川,他也没比荒川高出太多,这个时候刻意的弯腰在荒川肩头上蹭蹭说,“喜欢这个吧,比人类那些供奉好太多了。”



“是啊。”荒川由着荒在自己身上亲亲抱抱乱捏乱蹭,说“他们喜欢我,可是我只喜欢你。” 




这个世界太吵,海浪拍打的声音,星星闪耀的光辉,河水奔流的漩涡,如果不喜欢都是喧闹嘈杂的存在。 




这个世界太吵,喜欢你就够了。




喜欢你就会喜欢上海浪撞击在礁石上,因为会站在那里等你,喜欢你就会喜欢上星星的光芒,月亮的倒影,因为你就坐在那里看着我,喜欢你就会喜欢河水的奔流,那里是栖身之地,然后来到你的身边。



只想要你,有你就足够了。


【辣鸡老福特 还我排版】

评论

热度(206)

  1. 笑如猫头鹰妙蛙橘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