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AtarnKan:

#浅谈荒川之主
#一些琐碎的理解

当你看向深渊时,深渊也在看着你。

这句话突然给我一个启发,荒川主看淡了世事,说不定世事也看淡了他,所以才有这百年的寂寞与无趣独自享受。百妖执念各不相同,唯他不受世事的干扰,百年来未曾变过的他,未有因这人世动容的也是他。当他笑他人被七情六欲所困扰,他人也笑他太过无趣太过闲散。

无人懂他,他不在乎,孰生孰死他也不在乎。
或许这就是他真正的孤独。

比起长生不老看亲友死去的悲哀来讲,他比这更多的,也不过是他不在乎。

自古水灾多害生,洪水也是天灾最为严重的灾祸,荒川河在日本虽不长但常年大水泛滥几次威胁过延边地区让民不聊生。

荒川主的形象塑造和这河的特性也是颇为相同,他就是这个河的本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的暴躁与喜怒无常也不必多言。而对于人民,他虽然是妖,但他拥有的却是神明般的不屑,又或者说是王的傲慢。确实,天灾面前人命如浮尘,是沙粒不值去看,天灾过后草木荒芜人命如稗草败入尘土,他的傲慢就和洪水肆虐天地时无惧无阻一样有着震慑人心的霸道。

他能唤起洪水,这样的实力称王无需置疑,百妖被他治的服服帖帖不敢兴风作浪也是可以理解。可亘古不变的只有时间不会停止,万物永远在变,荒川河或许也有风平浪静之时,也就是他平和不展残忍之时。官方定位他是残忍的人,那柔情似水放在这里似乎不大妥当,但若是深潭止水那般的静未尝不值得去猜测。譬如对晴明展现出的认可,虽然没有亲近之感但明显不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荒川兴盛至此,全仗荒川之主的能耐,而荒川河几次竭而未竭也全仗荒川主法力所救,若他真暴怒残忍,那又怎会做出这般举止来?他并非像普天之下的帝王一样时刻强调自己是个王,他在向晴明等人介绍自己时重点硕自己是荒川河的守护者。他高傲,但不是妄自尊大,暴君之名下又何尝不是一颗可纳百川的仁慈。

百妖里他应无愧是最闲的人,但他未必是最自由的人。

他毕竟是一个王,王所承担的职责可并不是那么简单。他需步步如履冰面,以防错失一步错失全局。他需让妖民信服,需治理这汹涌的荒川,传记里他虽然对人类的贡品是不屑一顾的但他对愿意兴水利的人会给予些许便捷,可见他其实对荒川河常年汹涌也是一直想要整治的。

这么一想他还是有很多事要做的,但为何我会在写戏时写他老是出去游玩观花赏月呢,可能是因为悬赏令的缘故。他被一个小孩子看到了,荒川的王不去日理万机怎么会在常日里被人看到呢?

有个推断便是他把这些事交给了下人去做,自己天天道外面踱步散心。但这里又要提一点,荒川主应该是不屑于在人群中遮掩自己妖物的身份,而且他的形象可能对人类来说只有肤色不同的差异。还有就是,那人拽了他袖子想问个路都被他凶,可能这也是他看似散漫实则严谨的一种表现。他的觉醒黑色占据大半部分,而黑色在日本那边喻意秩序,荒川河有他也少生祸乱,可以见得他看似散漫无规无束,但其实也很看重规则。

一般人你问路应该先礼貌询问,才是,那人被荒川主凶了一顿也没有什么。从另一个方面讲,他挺拘小节的,在某些群里我对戏的时候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凶人,一些人便跳出来说你都是王了何必和这些小妖过不去呢。若不在意这些小事,想必他也不会将荒川治理但如此繁盛。

我是太喜欢荒川之主了,脑海里时常想出他站在礁石上,背对大海涛涛巨浪,注视荒川自远方流淌入汪洋。狂风怒号着,阴雨密布着,骤雨倾盆,惊雷滚滚,他伫立在那里,就是千百年的岁月。

评论

热度(76)

  1. 笑如猫头鹰意念之墟 转载了此图片
  2. 凯普凯普里意念之墟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