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黑白同生,善恶并存 【关于唐时】

魚與花:

写了一些关于神鉴的感想。
全文名异世神级鉴赏大师
因为知道不少人因为前期唐时的设定太渣而没看下去,有点无语,来做个人物分析。比较没头没脑,想到什么说什么。

不发微博也不要转到微博去谢谢大家。我大概发现了时镜偶尔会刷到我微博,有点方。怕解读过度😂

——开始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时镜塑造这个角色真的太成功了,我看了不少设定主角为反派性格,或者非正道,亦正亦邪的小说。但大多数哪里是邪的恶的,最多就一层伪装的皮,自由一点,放肆一点,再不济就是被所谓的正道误会,骨子里根正苗红得不行,三观正飞起来。
看得不过瘾。
当然如果翻起点文还是很容易翻到辣鸡脑残男主的,那样也就真彻底没意思了。
如果设定反派型主角,看的应该是矛盾。


我刚开始看神鉴时,唐时给我的印象就是那种偏激不要脸没下线心狠手辣无情无义毫无慈悲心的标准三流起点文男主。真的就算你是男主我也狠得牙痒痒。你怎么这么对人呢,嘴毒起来句句伤人一点不知恩图报。该下手就下手心狠手辣杀人越货唯利是图小人算计,每次出招就是几条人命管他无辜不无辜,一点不留情。唐时是真的坏到不少人看一点就受不了三观弃坑了…………………

题外话说一句我一直不觉得拿三观说作品是个合适的行为,诚然有些作者确实是人如其文,主角三观反应作者本人三观。但并不适于所有人,尤其是成熟的作者,身为创作者如果永远只能创造出符合个人三观或者符合大众三观的主角,那大概挺悲剧的。
三观正也是个超级无聊的概念。

好了扯远了。


唐时坏就坏在,他打心底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也不觉得自己要当或者装个好人。
因为他知道,好人命短。
人性丑陋,道门无道,这天下人都坏成渣渣了,他一定要比他们更坏更烂,才能活下去,才能活得好。
所以他不要做傻兮兮的好人。
三流起点文的设定就到此为止了,一般套路下去,主角一路杀人越货升级打怪出任ceo迎娶无数白富美走向修仙界巅峰。
如果唐时只是这样,那依旧是单调的。

然而时镜在这时候,让另一位男主出场,彻底引出了唐时复杂的性格。

一个和尚,叫是非。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拿这本书当三流起点看的,然后和尚一出来我差点喷了。开玩笑的吧,这种风格的书,和尚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也是传统网文里那种佛不似佛道不似道的少林假和尚?或者法海那种降妖除魔的心瞎眼不瞎的高僧?
还真不是。
说起来这虽然是篇耽美,可时镜描写主角唐时一向是按照起点那种不拘小节的风格来,基本上前期没办法找到外貌描写的石锤判断唐时是个妖艳贱货还是人模狗样的衣冠禽兽。而是非出场的时候我觉得时镜突然切换了文风,基本上我总算感觉出来一丝属于晋江的外貌描写风格。

东海小自在天三重天的大弟子,是非。

不管是小自在天这个佛门圣地,还是是非这个法号,都好听得不行。整个都跟之前的世界观气氛格格不入。

确实非常格格不入。

小自在天是什么地方。出尘的佛门圣地,一群心思单纯善良的和尚。

是非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小自在天首席大弟子,佛骨莲心。

在这个妖魔横行,道门混乱的背景下,人心丑恶贪婪,却还有这样一群人,守着一方净土,守着心中的善念,舍身饲虎,割肉喂鹰。

于是唐时理所当然地嘲笑道,小自在天真是个好地方,人傻钱多。
可是唐时还是跟其他人嘲讽小自在天的人不一样。
有人说这些和尚假惺惺又虚伪。
有人心中忌惮,百般算计又怕报复。
唐时倒是从来没有觉得他们虚伪。他只是觉得,这帮和尚,太傻了。
尤其是是非,在他唐时看来都傻得冒泡了。

唐时看起来渣得没边儿坏得要命,但本质上他就是个矛盾体。
唐时有很多下意识的善的行为和念头,但是他最终都跟自己说有病。

表面看来,唐时对是非的付出是无情的,甚至可以说是知恩不图报,冷漠无情极了。
他不仅一次次出言讽刺挖苦是非,恶语伤人,言谈中更是对小自在天毫无敬意,处处透露着不屑。

可他越这样,越不让人觉得他讨厌小自在天和是非。相反的,他很欣赏,发自内心地欣赏和向往。

这是非常出彩的一个立意。
唐时虽恶却向善。

其实人心本质应当是向善的,只是大多数人不愿意看到也不愿意承认,因为善意令他们不堪,因为谁也不想做傻子。他们宁愿以恶度人,以为天下所有人都心存恶念。
白衣僧人双手顶起村落以免村民遭受洪灾之难,自己却被洪水淹没。多年后另一个白衣僧人行至此处化缘,村民却觉得是当初的僧人前来索命,于是他们半夜行凶,乱斧杀之。
人性本恶,是他们行恶最好的理由和依仗。这样行恶之时就多了一份名正言顺,多了一份冠冕堂皇。

是非和小自在天都是傻子。
唐时不愿做傻子,却也不屑以恶揣度善人,否认他们的慈悲和善意。
这是唐时的善意。

他一边心里冷笑说是非的行为傻,却又想,如果不这样做,就不是是非了

大写的口嫌体直。

他打心眼里喜欢小自在天,更是打心眼里觉得这个世界配不上小自在天这么美好的存在
慈悲心渡慈悲人,他唐时不慈悲,何苦渡他。

这五浊恶世早已不堪,有什么值得你们这般付之善意。
我唐时都坏到骨子里了,有什么值得你是非大师舍身相渡乃至万劫不复。
傻。

他一个恶人,替是非不值,也是他的善念。

不过有时候,真不知道唐时的“傻”说的是谁。
唐时第一次为是非度心魔。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
看起来是因为枯心禅师说的因果劫难。他怕自己日后也因此有了心魔,所以想和是非干脆来个了断。心魔何处起,便何处了结。
可唐时是什么人,天生无情,凉薄至极,亲手立下的誓言都敢违背,他连天道天谴都不怕,为何要担心因果心魔。
怕是仍旧承了是非的情,心中不忍吧。
这人怎么就因自己这样了呢。傻不傻。

唐时选择委身,也是没有犹豫的。他想是非是个高傲的人。

而是非终究没能破除心魔,反而因唐时玩笑的一句“我喜欢你”心神动摇,更因为对方最后叹息般的一句:“傻子,骗你的。”而彻底入魔,不顾唐时惊怒便大干了一场。
唐时自愿是一回事儿,被人强迫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之后是非失去意识,唐时怒得一刀就要结果他性命。

这人负你难得的好意,是非成佛与否,小自在天存活与否。关你唐时什么事?你发什么神经?

可你为什么没下手呢。

人是非是傻,你更绝,犯贱。
你自诩恶人却行舍身度人之事,可不是犯贱么。
往后看,还不止一次。

自作孽不可活呀。


唐时这种性格真的很带劲儿也很矛盾。
所以看得出来唐时心底本质还是向善的,只是一开始的际遇造成了他心狠手辣的性格。
“不藏刀,早死了。”他唐时如果不极品一点,在小荒十八境里早给天海门和正气宗搞死了。
我猜测是非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个改变。其实在最开始不知不觉中唐时被是非影响了。
所以当他再遇到洗墨阁这个真心待他的师门后,他放下了自己的戾气和防备,回以真心。
在外他依旧是一个生杀予夺心狠手辣的唐时。
回到洗墨阁,他就是个任师兄师姐调戏的小师弟。

在是非面前,又有点不一样。
因为他知道是非对他有情,但他是个无情之人。
于是他总是嘲讽道:“小自在天专出情种。”末了还要撩一撩,“莫怪我无情。”
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
唐时对于杀人越货这种事情是毫无感觉的,该杀就杀一点都不手软。我觉得凭他的性格被人说冷血无情应该也不屑于辩解。
可面对是非略微不满的神情。唐时的回应是用冷笑和讥讽伪装起来的解释。
明明道不同不相为谋,管这个傻和尚做什么。
可那一刻的唐时,应该是十分在意是非对他的看法了。是非早就不知不觉中被唐时放进了心里。

十年闭关一晃而过,心一旦沉下来,就能看得清自己。
唐时知道自己也动情了。
唐时潇洒的地方就是这里。
动情就动情,没什么好纠结的。
可是非终究推开了他。
于是唐时冷笑,骂道,“有病。”
说的大概还是自己。

好吧,既然谈不下去,那咱俩就算了。
修个无情道,一了百了
管你是非死活

……嘴上说着一刀两断,也不见你跟是非真的断干净了。
你可不是一直管着是非的死活么。迷津里度他的是谁,冲进道阁救他的是谁,帮他建阁的又是谁?
无情道都管不住你。
你大概修了假无情道。

哈哈哈可不是假的么。给九回大大点赞。

结局的时候,唐时对是非说,你怎么不去死。是非说好,于是唐时掐断念珠,拂袖而去。背对着茫茫东海和白衣僧人跃入罪渊的身影,他一步步离开,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泪流满面。
面对是非托付的小自在天,他冷笑地想你人都死了还算计我一回,小自在天生死存亡关我什么事。却又冷着一张脸斩杀了所有拦路的魔修,自己也直接坐进了自在阁,不言不语地闭关打坐,不知道在守护,还是在等待。

章血尘问,无非就是生生死死,没成仙成佛便脱不开这轮回,你个高等级的大能修士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唐时说,我清楚,可是看不开。
一瞬间便和当初是非的那句“看不破,悟不到”重合了。

唐时从始至终给人的感觉就是无情。
但无情成这种画风也是活久见。

文行至此,其实早已不知唐时究竟是无情还是极情。
那个嬉笑怒骂意气风发的唐时贱人还历历在目,却又和眼前这个枯坐守候的唐时完美融合。

我觉得这大概不叫无情。
人之七情六欲,毫不遮掩。

善恶黑白从来都是并存的。

贪嗔,爱恨,欲痴。

他有恶意,便有善念。
有癫狂,便有沉寂。
有杀戮,便有慈悲。
有执着,便有豁达。
有贪,便有舍。

唐时是七情六欲的化身,是万善万恶的映射,便是顶天立地的人。



评论

热度(255)

  1. 笑如猫头鹰魚與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GINO沉迷吸豆魚與花 转载了此文字
    强烈安利《异世神级鉴赏大师》啊 以前很长时间我都被这个奇怪的名字吓到不敢看,昨天看了,非常喜欢。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