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扇子拍头会长不高

追白鸟:

*阴阳师手游同人,番外二剧情相关,写着玩
*纯娱乐向,无cp



金鱼姬打开体检报告,才一眼就哭了出来。辉夜姬急得团团打转,不知道怎么样宽慰她好——女孩子看到怎么样的体检报告才会哭出来呢?
她思来想去不得结果,愁到忘了要开幻境打火。荒平A了三个回合,实在忍无可忍了,“辉夜姬,你为什么普攻?”
“啊?对、对不起荒大人。”辉夜姬愧疚极了,一边撑开幻境一边小声道歉,“我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真的很抱歉。”
“什么事情?”
“金鱼姬她哭了一整天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哭。”辉夜姬揉揉眼睛,怯生生道,“她要是再哭,我就只能跟着她一起哭了。”
哭了一整天啊,那的确很令人担忧。鱼这种生物一直哭的话,会不会脱水变成鱼干?他想象了一下金鱼姬一条咸鱼晾在地上的场景,觉得有点于心不忍;再说自己既然参加了女子茶会,就应该为会员做一些微小的工作。于是荒心下决断,难得耐着性子寻找症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哭的?”
“我想想,唔……从看完体检报告开始。”
体检报告。荒反复咀嚼着这个词,忽而面色一沉道,“金鱼姬不会是被检查出了白血病,或者淋巴癌吧——不然她为什么哭?一定是得了绝症。”
辉夜姬小脸煞白,嘴唇颤抖,语带哭腔道,“什、什么?金鱼姬那么乖巧又可爱,怎么会得绝症呢?呜……她真是太温柔了,都不愿意说出来,只知道自己默默承受。呜呜呜,我该为她做些什么?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帮助她。”
荒沉吟片刻,他计较自己的身份地位,暗道帮金鱼姬就医是肯定没问题的。但他转念一想,妖怪都有自尊心,尤其像金鱼姬这样性格里含着傲气的小孩子,估计连自己有病都不愿意让别人知晓,又怎会甘心接受馈赠呢?这令他感到棘手,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个既能保全金鱼姬尊严,又能挽救她性命的两全之策来。
他沉思着,一旁辉夜姬咬紧下唇,双眼含泪地期待了半天,却发现连荒这样的神明大人都一言不发,完全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也终于忍不住啜泣着跑走了,只留下荒迷惑地留在原地,脸上满是空白的茫然。
“……?”为什么突然日剧跑?
荒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当妇女之友,可能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事到如今恐怕只有烟烟罗能救小金鱼了。
辉夜姬把神秘又见多识广的小姐姐当作救命稻草,心急如焚地朝她住所赶去。她生平第一次觉得竹子坐骑行动比蜗牛还慢,只好不断催促它说,“皮皮竹,我们飞。”
恰巧路过的万年竹听见了这句话,不由得思考起人生哲理问题——同样是竹子,为什么辉夜姬的就会飞,自己却不会呢?
到底是谁有问题?
这时管狐慢悠悠地从他面前飘过,身姿妖娆,体态风骚。
万年竹痛苦地意识到,他可能是节假竹子。
夜叉也听见了这句话,他不假思索,立马冲去困难14boss关,挥舞着钢叉呵斥他圈养在那儿的食梦貘说,“好啊你们四爷子,一直以来把大爷我瞒得好苦——原来你们几头猪是会飞的!”
食梦貘们面面相觑,委屈得像四头300斤的孩子。
呸,不是像,真有那么重。

食发鬼今天心情非常好,晴明大人将在庭院举办春日宴,他也在受邀之列。而晴明大人是那么美丽又风雅,一头华发柔顺丝滑,简直和自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到时候他俩一黑一白,三千丈对离子烫,该有多相印成辉,夺人眼目啊!
他想得双颊发红,从七日前便开始沐浴斋戒,往自己脑袋上倒了三打鸡蛋的蛋清,又用牛奶浸泡,末了还在玫瑰花瓣里染过香,打算头发料理得插了梳子都能滑下来。时至今日,总算要大功告成了。
可把食发鬼给牛批坏了,抽根烟冷静一下先。
食发鬼摸出一根大中华,娴熟地点上,正要享受吞云吐雾的快乐,但烟还没塞进嘴里,他家门就被猛地撞开了,一团小家伙扑上来,抱住他哭诉道,“烟烟罗姐姐,你快救救金鱼姬!只有你能救她了!”
……姐、姐姐?!要是被烟烟罗知道他要去见晴明大人,她一定又会取笑并欺负的自己!
慌乱间食发鬼手一抖,烟头杵在了刚打理好的秀发上,空气里立马弥漫出蛋白质烤焦的香味。他鲤鱼打挺般跳了起来,可不知道是不最近是营养供给太好了,他那头油光水滑的秀发居然燃烧了起来!

大天狗最近心情也不错,奴役小妖挖煤的策略极具成效,这个季度黑晴明大人的收入见长,很快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就能累积搞事资本了——白洞,白色的明天等着他们。
他感觉妖生一片光明,忍不腾空而起,御风万里急行,打算提前替审阅一次未来属于黑晴明大人的大好河山。可飞到黑夜山上空时他却逮住了一丝不和谐因素——有一团耀眼的火红色映入眼帘,可恶!不会错的,那一定是酒吞童子的头发!
该死的大江山,想趁黑晴明大人不备吞并黑夜山扩大版图吗?!太无耻了!
大天狗怒从心起,冲下去就是一个羽刃风暴。风力助长火势,熊熊烈火在食发鬼头上燃起,等他终于发现不对劲时,食发鬼满头秀发已经彻底化为一团枯草了。
食发鬼像破布娃娃一般摊在地上,双颊泪痕交错,“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了美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黑恶天狗势力毫不愧疚,但本着一狗做事一狗当的原则,他还是将头套取下来赔偿给了食发鬼,“咯,带上这个,就会变美。”
食发鬼看了一眼那个长鼻面具,绝望地晕了过去。

烟烟罗回家时所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她的傻宝贝弟弟蜷缩在角落里,满脸饱受凌辱后的羞愤欲绝。她不由得心情愉悦了几分,凑上去捏捏食发鬼的脸蛋儿说,“又被人欺负啦?”
食发鬼两眼泪汪汪地点点头,抽噎着喊了声姐姐。
“真可爱,以后再接再厉哦。”
烟烟罗笑吟吟地替他打气,接着转身温柔地问辉夜姬说,“辉夜姬怎么了?”
食发鬼终于相信这是他亲姐了。
“金鱼姬她、金鱼姬她得了绝症,从看到体检报告后就一直在哭,烟烟罗姐姐怎么办啊?你快帮帮她。”辉夜姬啜泣着又说了一遍。
“绝症吗?”烟烟罗镇定自若,“没事,你把桃花叫来,仰卧起坐多少次都行。但如果一拿到体验结果就哭的话——你确定不是因为看见了体重吗?”
辉夜姬愣愣地止住眼泪,“对哦。可是……”她抿抿唇,“金鱼姬不胖啊?”
“女孩子永远都不嫌瘦吧。”烟烟罗莞尔一笑,“辉夜姬一定要好好帮助她,从把达摩和寿司都拿走做起。”
辉夜姬用力地点了点头。

金鱼姬难过极了,体检报告显示她的身高是147cm,比上个月还要矮了一厘米!
可妖怪怎么会长矮呢?就算是茨木童子那笨蛋也知道不可能吧。
所以一定是荒川之主的错!对的没错,罪犯就是他——都是荒川天天拿扇子敲她的脑袋,才把她敲矮了的!
实在太坏了,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怎么还会有这么坏的大妖怪?
金鱼姬发过誓总有一日她要把荒川踩在脚下,用扇子敲他的头,骂他傻大个。但悲伤的潮水笼罩着她,让她几乎提不起劲来征服世界。她已经哭了整整一天,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只好一边打着嗝一边跑去找吃的,可当她打开橱柜那一刻奇迹却发生了——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怎、怎么会?!难道是……”
她一路嚎啕大哭着冲到庭院,找着那个比两个,不,三个她都还高的蓝色身影,扑上去用拳头捶打道,“你这个大坏蛋!你真是太过分了!你拿扇子敲我的头就算了,你还把吃的都藏起来,让我饿肚子——坏人,坏人!”
荒川之主不为所动,用扇子往她脑袋上敲了一记,“小矮子,别胡说。没别的事就快滚。”
金鱼姬委委屈屈地捂住脑袋,一边抹着眼泪花逃走,一边放狠话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听见这句话,荒川波澜不惊的镇定终于裂开一丝缝隙,扭头对海坊主吩咐道,“给她多送点吃的。”
海坊主得令离去,一旁的椒图却捂住嘴唇莞尔道,“荒川大人刚才是不是在笑?”
“没有。”荒川冷酷道。

一个月之后的体检,金鱼姬还是147cm,事实证明可能是仪器测量时出现了微小的偏差。
但实打实的胖了五公斤。

评论

热度(761)

  1. 笑如猫头鹰追白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