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夜行怪谈[短/FIN]

楠楠野:

CP:大天狗X青行灯


又名:院花院草不得不说的故事


文中许多调侃的皆是一些玩笑话,切莫太过认真。




***




01


 


大天狗到来的那天夜里,整个院子里一片喧哗。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的非洲阿妈,若不是那衣服他还真不知道那里站了个人,当真是脸黑得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狗子!你终于来了!”阿妈冲到他的面前,一把拽住他的前襟,刚被召唤出来尚且还算是不谙世事的大天狗已经有了洁癖晚期的初兆,看着阿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往他身上抹,强忍住内心的不适没有呕吐。


 


随意扫了一下,似乎明白了这个把自己召唤出来的阿妈为什么这么开心的理由。


 


讲道理,一个院子里除了雪女,其他一个带S的式神都没有是有多心酸啊,难为这位阿妈竟然坚持到了现在。


 


不过,既然有他这个众妖之首的到来,那么这个破败并且非气冲天的院子定会飞黄腾达。


 


仅仅一个晚上,他的非洲阿妈就用尽了仓库里几乎所有库存把他一口气升到了四星,光亮散去的时候,他的非洲阿妈瘫倒在地上,手都抬不起来。


 


“狗、狗子……”


 


“不要叫我狗子,叫我大天狗大人。”


 


“好的,狗子。阿妈明天就带你打觉醒材料,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阿妈。”他的阿妈虚弱地说。


 


大天狗觉得她这个样子甚是可怜,于是默不作声表示答应。


 


“刚、刚……觉醒完,千万,不要照镜子。”


 


“为什么?”他不解,一直以来在妖怪界他的皮相和实力都是杠杠的,即使是那闻名远扬的酒吞童子有时候都要向他讨教一番养皮之道。


 


“不要问为什么,好孩子不需要知道太多。”阿妈躺在地上,望着天空,脑子里还在浮现着前几个月隔壁源博雅家门口的那一幕。


 


“天哪,不好啦!巫蛊师会用大天狗大人的绝招啦!”灯笼鬼飞过来说的时候,河童吓得手里的球都掉了,慌忙捡起来生怕自己这样就长得不像偶像茨木童子了。


 


“你放屁!”非洲的她走过去瞪了一眼灯笼鬼,巫蛊师怎么可能会用大天狗大人的绝招啊!


 


“看!”


 


她顺着那方向看过去,惊得手里本来要拿去寮子里乞讨的饭碗都掉了。


 


“源博雅,你什么时候招了个巫蛊师练?”


 


“傻,那是大天狗觉醒后。”


 


“哦。”她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还是不愿相信,但是这么多年来对狗子的爱已经超越了世俗的枷锁,非洲阿妈依旧决定锲而不舍地召唤狗子。


 


有人曰,你若不觉,便是晴天。


 


此言极是。


 


02


 


他是一个挺懂事的妖怪,虽然中二,但只要是阿妈说的话他基本上都不会违抗。


 


所以觉醒那天,一直忍着没有照镜子,在黑暗的小屋子里坐了很久,直到一个亮光闪过,阿妈说他觉醒好了。


 


但是阿妈看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阿妈,怎么了?”


 


“没事,狗子。”阿妈讪讪地笑了,“你再睡一觉,等下阿妈再叫你。”


 


没等他回答,自己就被阿妈一下子打晕了。


 


迷迷糊糊间还听到阿妈长叹了口气。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一个人走出斗室,迎面走来的是酒吞童子后援团团长狸猫还有茨木童子后援会会长河童。


 


“大天狗大人!你终于觉醒好了?可是为什么大人都不换一件新衣裳和发型?”


 


怎么,难道觉醒还可以换衣服和发型?


 


“我看之前雪女姐姐觉醒的时候衣服可好看了呢。”


 


???


 


03


 


“阿妈,我的衣服呢?”


 


“什么衣服?”


 


“我觉醒后的装备啊!他们说觉醒后是要换衣服的。”


 


“哦哦,你没有啊!你就是这样的,你们大天狗一族啊就是不换衣服的,因为血统高贵,对对,不管怎么样都好看。”阿妈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妈不会骗他的,大天狗点了点头,越发觉得天狗一族真是世界上最强的妖怪了,连觉醒后都不需要换衣服,毕竟他们的实力也不需要装备来撑啊,摊手。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个不走寻常路的妖。


 


04


 


那天,阿妈摸了摸自己打着补丁的衣服,一脸憔悴,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个饭碗,缓缓说道:“阿妈好不容易凑了几张票子,去一个地方讨点东西来,我也已经联系好隔壁的欧皇了,到时候你们在旁边帮阿妈加油啊。”


 


大天狗以及庭院里一群式神们乖顺地点了点头。


 


阿妈去参加的是百鬼夜行,一种运气好就可以砸到妖怪碎片的活动,但是阿妈有一种奇怪的体质,所以院子里的N卡已经都快塞不下去了。


 


你说为什么不练掉他们?因为院子里早就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


 


可是大天狗觉得好无聊,自己这么强,为什么就不能在战场发挥作用呢。


 


院子里不能窝里斗,再加上就他一个四星也没啥好玩的,生怕他一使力,院子里那群N卡兄弟就升天了。


 


雪女么,算了,阿妈还需要她打天下的。


 


因为队伍不够强的缘故,他们打不过东边的斗鸡,也打不过西边的结界,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一起坐在结界里看那些天邪鬼跳舞。


 


这日子,太堕落了。


 


他这个妖界最强简直要闷出病来了。


 


“啊!青行灯啊!快砸!”


 


还在思索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阿妈的咆哮,那叫个声嘶力竭,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见自己的阿妈站在那里,曾经孱弱的身躯仿佛被打了鸡血,手里拼命地向前面挥洒着豆子。


 


他转移了视线看向了令阿妈如此疯癫的目标。


 


这个被称作‘青行灯’的妖怪。


 


刚看过去,两只妖就鬼使神差地对视了,对方眼里平静自若,一对青蓝色的眸子不含杂质地看向他,整个人斜坐在一盏青色莲花灯上,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勃然而出,面对眼前发疯一般砸豆子的阿妈仿佛没看见一般。


 


“别走啊!”阿妈痛哭流涕,她多久没在百鬼夜行看到SSR了,更何况她想要这只灯很久了,光这腿就可以玩一年啊!


 


这个时候突然听得对面的源博雅冷哼一声,“这还不简单。”


 


说着随意抛出了几个豆子,恍惚一下,一道青光闪过,阿妈的碗里就多了个碎片。


 


阿妈看得眼睛都直了,“啊!灯啊!我的灯啊!”


 


大天狗嗤之以鼻,这样就值得阿妈这么高兴了,他还是她好不容易抽出来的呢。


 


不过,一个碎片又能怎么样呢?不过就是从牛身上拔根毛,不值一提,院子里最强的还是他。


 


05


 


大天狗第一次觉得自己低估了人类的毅力。


 


他的非洲阿妈,毅然抛弃了自己之前的一个寮子,找关系进了隔壁欧皇源博雅的寮子,每日零点刚过风雨不动地去寮子里乞讨碎片。


 


他简直被这个毅力惊呆了,这还是自己那个整日就知道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喜欢看河童和狸猫Cosplay茨木和酒吞演哑剧的阿妈吗?


 


他的非洲阿妈变了。


 


感觉最近阿妈脸都变白了,至少前两天他夜里在看几十个独眼小僧表演武功绝学的时候,他一下便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阿妈。


 


七七四十九天后,阿妈迎来了新生。


 


他来到了斗室里,和之前被召唤出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各位式神们一起。


 


阿妈捧着一堆碎片走了进来,这几日阿妈的脸色都好了不少,前两天他还被阿妈差遣着带了几个达摩去打副本,累成狗。


 


因为加了欧洲寮子的缘故,金币的来源也不愁了起来,这几日院子里穿好衣服的式神都变多了,而他依旧和最初一样,什么都没变。


 


因为他是与众不同的,大天狗如是想道。


 


阿妈走到中央,将碎片放好,‘哗’地一声金光闪过。


 


周围的式神们都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奇怪?他出来的时候有这种声音吗?


 


不对,他出来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会是他。


 


“灯啊!你可算来了,阿妈等了你好久!”


 


呵呵,为什么说的话比他来的时候多这么多?!


 


06


 


他,又一次见到了青行灯。


 


这个时候他正被大妈差遣着不情不愿地带她去结界。


 


“你就住在这里,阿妈说你刚被召唤出来必须在这里。”言下之意就是弱小的妖怪必须在这里养经验。


 


谁知这青行灯倒是瞥了他一眼,丝毫不把自己当做弱小妖怪看,幽幽说道:“我看你也要一起待在这里啊。”


 


“我四星,谢谢。”


 


“四和二也就差一点,更何况我会吸火,你呢?”


 


他会洗衣,算不算?不过他没说。


 


“自重,你吃的材料还是我打来的。”


 


“哦。”然后就不再理他了。


 


“呵,你这种态度会后悔的。”


 


大天狗拂袖离去,一个灯而已,竟然这么嚣张。


 


非洲阿妈趴在结界入口看了一出好戏,扭头对着身边自己的亲人雪女说道:“雪女啊,你看狗子和灯灯一定会好好相处的吧,我打算最近就把灯灯升到四星,这样就可以互帮互助了啊!目标,称霸斗鸡场。”


 


雪女默默摇了摇头,我看不一定。


 


07


 


“为什么你四星了?!”有一天,大天狗看到这青行灯乘坐的灯杆子旁边围绕着几个蝴蝶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之前她的灯旁边还没有这些,现在忽然多出来了,意味着这家伙有特效了,那就代表她四星了。


 


“你不是也有?”她下巴抬了抬,暗指他巨大翅膀周围晕出的光辉。


 


“安静安静哈。”阿妈及时出现,约莫是阻挡了他们俩之间即将爆发的一场战争,“现在呢,我要分配一下任务,我们这个院子在壮大,所以好的式神是必不可少的,这种时候就需要平时各位辛苦一点了,特别是你们俩。”


 


大妈指向了大天狗和青行灯。


 


“你们是大妈唯二的SSR,阿妈不指望你们斗鸡场百战百胜,但既然现在富足了,也不能看不过去对吧,所以,阿妈要好好练了。”


 


“灯灯,你的话就观战吃点经验,狗子,你不一样。”


 


阿妈喊到他名字的时候一脸郑重,大天狗觉得自己好像被赋予了神圣的使命,令他不由肃然起敬,身子都站直了一些。


 


“我认命你为狗粮队大队长。”


 


呵呵,阿妈,你不能因为他名里带狗就当狗粮队大队长啊。


 


这名字一出,身旁的青行灯倒是最先笑了,“加油啊,队长。”


 


无言以对,狗生艰难。


 


更何况,他也不是狗。


 


08


 


阿妈的狗粮估计是全平安京第一多,因为之前太非抽不到好东西的缘故所以就一直攒着,这院子里的N卡达摩仿佛克隆出来的一样,一喊一大堆,分都分不清。


 


他大天狗已经忘了这是自己打的第几个赤舌了。


 


阿妈给他规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表,一周七天,周一到周三带着白达摩用卷筒洗衣机打探索,周四到周日带着力大如牛的萤草和座敷童子打御魂。


 


每一天都规划得当,而那个院子里和他几乎一个等级的那个灯,只需要坐在灯杆子上看着就好了。


 


“阿妈,为什么不让她也来打?”


 


每天弄卷筒洗衣机,手都要跌打损伤了啊。


 


“哎,狗子啊,你说你不用火多好,这样还可以把座敷撤下去,但是你……我也想让灯灯升级快一点啊。”


 


他可不是想让她升级快点。


 


只是觉得这白拿经验实在是太可恶了啊,摔!


 


他和青行灯几乎一前一后被阿妈升到了五星,但他比青行灯早了那么一时半会儿,心里还是有点暗爽的。


 


即使五星,他还是摆脱不了带狗粮的命运,每天早出晚归睡眠不足,几乎打遍了所有副本,所有妖气,堪称院子里第一劳模。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姑获鸟到来的那一天,阿妈欧气爆棚抽到了传说中的带狗粮神妖,姑获鸟。


 


他,大天狗终于解放了,代价就是御魂全被拆下来给姑获鸟带狗粮了。


 


“啊,妖生真是无趣。”他躺在院子里阿妈曾经经常瘫在上面的椅子上,现在的阿妈已经不怎么用到它了,她沉迷斗鸡无法自拔,天天都去寮子里向dalao讨教斗鸡邪门方法,今天带个赤舌明天带个食发鬼的,就是为了给非洲人争点气。


 


“大名鼎鼎的大天狗大人竟然躺在这里晒太阳吗?”


 


大天狗抬也没抬头就知道是谁,他的对头又来了。


 


“阿妈已经用不到我了。”御魂都被拆了啊喂!


 


青行灯乘着灯,在他身边转了个圈,“你放心,阿妈是不会忘了你的,眼看着斗鸡又要来了。”


 


斗鸡又怎么样,他已经是一条咸鱼,哦不,咸狗了。


 


09


 


让大天狗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阿妈去斗鸡竟然真的带上了他,虽然还有这盏灯。


 


可是前几天阿妈的首选明明是R卡们啊。


 


“狗子啊,阿妈想了很久,发觉还是直接一波流怼他们快,咱们这种思想简单的就别想着套路别人了,正面肛!”阿妈霸气地握起拳头鼓舞士气。


 


那一晚,为了回报阿妈的感情,大天狗表现得很好,直到快要结束的时候,最后一场遇到了一个dalao。


 


阿妈迟疑了片刻,觉得自己不能怂,还是按了准备。


 


说是dalao,是因为对面不仅式神规模看起来比自己这边豪华许多,更何况竟然站了一个也有个大翅膀的妖怪。


 


不可能!他明明是独一无二的。


 


“阿妈……”他还没问出口,对面就先打了,明显是因为自己这边的兔子跳舞跳不过对面那个奇怪的式神。


 


回合转到了那个妖怪,他倒是要看看这家伙用的什么招数。


 


等等,为什么和他一样?!


 


这滚筒洗衣机一般的龙卷风不是大天狗专用吗?!难道没有版权吗,绝招还可以共用不成?


 


可是大天狗不知道他惊讶和困惑的眼神深深刺痛了站在他身后的非洲阿妈的心。


 


事到如今,有些事情竟也是瞒不住了。非洲阿妈抹了一把眼泪。


 


“狗子啊……这个……”阿妈觉得还是早点和他说,让他早日接受现实会更好。


 


周围的各位已经都是残血了,估计是没有什么翻盘的希望了,阿妈觉得自己刚刚接受战斗真是一个傻行为,原本赌一把自己的兔子可以跳过对方的,结果还是失败了。


 


“要不,咱走吧。”阿妈叹了口气,正想弃权。


 


灯上的女妖出声制止了她,即使残血依旧神色不改。


 


大天狗还处于懵逼状态,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现在都已经这样了,难不成她还想要逆转不成,打火机都已经躺地上了,场上只剩下他们俩和非洲阿妈了。


 


而他,正如阿妈所说,有火才行。


 


“慌什么。”她挑了挑眉,刚好轮到她的回合,对方看他们这边惨淡的样子已经打算笑着唱征服了。


 


青行灯使了个大招,因为五星满级的缘故,对方立马减了三分之一血。


 


然并卵,又不是秒杀,大天狗望天。


 


然后准备承受对方那长翅膀妖怪的最后一招。


 


没想到这对方竟是半天没发招,半晌才抛出个小招,这种招数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大天狗表示一点压力都没有。


 


然而这一招并没有落在他身上,反倒是这旁边的青行灯忽的闪出来挡在了前头,本已经就没多少体力的青行灯自然是承受不住这一招的。


 


一中招,就不可察觉地低吟了一声,身子一歪从那灯上摔了下来,他本能地抬起手接住了她。


 


“灯灯!”阿妈在后面焦急地喊了一声。


 


“喂,你挡什么挡啊?”她这么一只妖落在他怀里,竟是轻盈得仿佛无物。


 


“你不是老嫌弃我吗?”她虚弱地说道,明明这种战斗耗尽体力也并无大碍只要之后好好休养就好了,可是这个时候的大天狗竟是有些于心不忍,“正好,我就可以退场交给你了,不是正和你意吗?”


 


那种招数,他也一定可以接住的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哪有我的防御御魂多啊……”对方竟然是破天荒一般地朝他眨了个眼,这种动作以她这种冷艳的脸做出来竟是别有一番风情。


 


大天狗愣怔了。


 


体力耗费太多,青行灯终于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喂,喂!”大天狗皱眉喊道,“青行灯。”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狗子,来一发真正的滚筒洗衣机给他们看看!”阿妈在后面激动地说。


 


听到阿妈的声音,他这才反应过来,竟发现可以蓄力了。


 


阿妈的鼓励使得大天狗越发有干劲,挥动翅膀就是一发自己引以为傲的滚筒洗衣机。


 


卷得那叫一个天崩地裂,收拾得对方几乎说不出话来,顿时淹没在了一片风暴中。


 


阿妈胜利了,然后顺利升了一段,高兴坏了。


 


决定以后斗鸡都带他们俩去,大天狗这才觉得有点安慰。


 


不过,这个青行灯也没有想象中的这么弱吧。


 


但是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想想而已。


 


毕竟,他才是最强的。


 


这句话从他生在这个世界上就要每天给自己洗脑十万遍以维持自己脑子的正常运转。


 


论一个中二的正确修养。


 


10


 


又是一次斗鸡,与昨晚不同,大天狗已经积攒了不少经验,在第一场放出各自式神准备的间隙,因为一天都被阿妈带去打碎片,他这才见到了青行灯。


 


“喂。”他目视前方,似乎在自言自语,但是一旁的青行灯知道他这是在叫自己,轻笑了一声。


 


“怎么?道谢的话就不必了,我们本来就是为了阿妈。”青行灯撩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官方般地陈述道。


 


“呵,谁要和你说这种话,我是想说。”他停顿了一下,“等下,你最好别抢我的鬼火。”


 


“哟,也不知道是谁光用火不产火,我至少还吸一吸对面的。”她抱臂在胸,端的是一副高傲无比的样子。


 


“得了得了,你俩,都是好伙伴哈,真是的,一起修炼的怎么感情这么差呢。”阿妈在后面无奈道。


 


但是唯有在斗嘴的两只妖自己心里才知道有什么东西其实已经不一样了。


 


虽然说表面上是斗嘴的日常,但是战斗时举手投足间的默契已经是院子里任何两只妖怪都比不上的了。


 


11


 


“大天狗大人,等会儿可以让青行灯大人带我们去打副本吗?”几只天邪鬼扭扭捏捏的跑到在树下小憩的他身边说道,这动作让他们来做当真让他一股恶寒。


 


“怎么,我不行吗?”干什么让她去,这群天邪鬼真是反了。


 


“不不不,大天狗大人您威武雄壮。”


 


这比喻还是算了吧。


 


“但是,我们也很欣赏青行灯大人战斗时的模样【腿】。”


 


“就她?打不出个暴击伤害的。”


 


“你不过是长得好看了些,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远处经过的青行灯一来就听到了大天狗说这句,立马扬声回了一句。


 


“你不也挺好看的?”他脱口而出。


 


她愣了愣,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大天狗见她笑了,突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这样一句话她就笑了,青行灯很少这样开怀大笑过,从她被阿妈乞讨进了院子开始,她就一直是一张冷静的脸,即使有时候大家一起聚在院子里看河童和狸猫他们演哑剧,她都只是微微弯唇笑一下而已。


 


但是现在的青行灯笑得眼睛都弯了,这模样当真仿佛在他心上开了朵花一般。


 


“有什么好笑的。”


 


“没,只是觉得你难得夸奖我。”


 


他竟是心头一紧,不着边际地忙移开视线。


 


12


 


有一天,阿妈把大天狗和青行灯一起叫了过去。


 


面色犹豫,但凭着他俩的好脑子,已经想到阿妈要干什么了。


 


还没等阿妈开口,两只妖就异口同声地开口了:“给她/他升吧。”


 


“你、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阿妈吓得手上本来揣着的几个达摩蛋掉了一地。


 


“能说什么,见你这几天神神秘秘带着姑姑出去就知道了。”青行灯慵懒地说,她在这院子里待了这么久,自己阿妈的性子也早就摸透了,眼下不过就是阿妈有点难以抉择究竟升谁的六星罢了。


 


“给她吧,我无所谓,我反正已经够强了,像她这样的,指不定上战场一下就被打死了。”大天狗面不改色地说道。


 


青行灯对他这一番话语颇是吃惊,以往他都是与自己对着干,也总是嫌弃她在战斗中抢他的火,最初的时候看她到了四星还会臭着一张脸。


 


大天狗察觉到她惊诧的眼神,瞥了她一眼,随即疏离道:“别感动,我只是可怜幼小。”


 


青行灯听他这么说竟是没有生气,“那小的,便收下大人的好意吧。”


 


她这么自称也是让大天狗顿了一下,但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不说对方的怪异之处。


 


“啊,狗子,你真是阿妈的好宝贝!既然这样,那阿妈就先给灯灯升六星了,你也别急,阿妈很快就能给你肝到狗粮的!”


 


“啊。”他应了一声,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在意。


 


其实他是真的不care啊,毕竟其实阿妈给他的御魂都是最好的,也最先给他升级,真的对上六星的式神他也是有底气的。


 


13


 


其实某些方面大天狗觉得自己和青行灯还是有点相似的。


 


除去火这一点。


 


比如说他们俩总是被习惯性当做花瓶,但其实并不是,以至于敌方老是被外表所迷惑。


 


“哎,你们俩就是长得太好看了,总是被敌方看轻,”阿妈每次都会这么抱怨,“不过那又怎么样,咱们就是好看!”


 


这个时候青行灯就会悠悠在心里补上一句:“那阿妈你有种让他变成觉醒后的样子。”


 


不过她是不会说的,毕竟这个提出来对大天狗来说简直就是暴击,阿妈也说过这是院子里的禁忌。


 


不过这大天狗现在的颜,还是没得挑的,虽然和她有时候八字不合,可是不说话的时候养眼是可以的。


 


14


 


青行灯弄丢了自己保存很久的一本怪谈集子。


 


她表面上不慌不忙的样子,但内心早就波涛汹涌了。


 


她宝贝那个玩意儿很久了,几乎每天都要揣兜里,巴不得随身不离,那天不过就是去讨伐了一下八岐大蛇,回院子里的时候就发现没了。


 


她翻不到的时候急坏了。


 


青行灯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听怪谈,不管是怎样的,来自什么地方,关于谁的,只要有人和她说,她就可以听上一整天,甚至停不下来,有些特别有趣的就被她记在了小册子里,每天无聊的时候就拿出来翻上一翻。


 


谁知道,这宝贝竟然不见了,她现在就像是火上的蚂蚁一样,皱着眉在房间里转着圈,连同自己的灯也跟在她身后转着圈圈。


 


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自己出去找比较好。


 


一打开房门冲出去就被撞了。


 


“你怎么在这里?!”她难得语气冲撞。


 


“阿妈让我喊你去吃黑蛋。”之前的黑蛋他吃了,这次该轮到她了。


 


“我现在先不去,我有事。”她说着,打开推开他去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


 


她愣住了,觉得这个实在不好说,她堂堂青行灯这么强大的一个妖怪竟然会因为一个怪谈集子慌了手脚,他不得笑死她。


 


“没丢什么,就是随意走走。”


 


大天狗似乎懂了什么,她总是喜欢刻意隐瞒什么,却已经在话语中透露了秘密。


 


一晚上,她都没有找到那个集子。


 


不过她凌晨回院子的时候似乎没有妖怪发现她消失了一整夜,她松了口气,但内心还是不免失望,她还是很喜欢那个集子里的东西的,现在又要重新来一遍了。


 


虽然一直告诉自己无所谓,但是青行灯难免因为这个分了心。


 


比如说斗鸡的时候会停顿几秒,平时听阿妈说话的时候也会忽然反应不过来。


 


阿妈都担忧地托腮思考了很久自己的院花究竟怎么了。


 


幸好这个时候院草来了,阿妈连忙拉住了院草的袖子。


 


“狗子!灯最近不对劲啊,阿妈好担心她。”


 


“放心吧,过几天就好了。”狗子默默扫了她一眼,似乎胸有成竹。


 


但是阿妈还是很担心,毕竟狗子和灯这相杀相爱的院花院草,狗子说灯没事,谁知道呢?


 


约莫过了一个星期。


 


青行灯已经对自己失去怪谈集子的事情麻木了。


 


罢了罢了,估计是回不来了,自己还是别惦记了。


 


却不想一晚上斗鸡结束回自己房间的时候,踏入房门就被某个东西一下绊倒在地。


 


这一跤对她来说实在是太没形象了,青行灯气极,想看看是什么东西使得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幸好院子里那群膜拜自己的N卡们没看到这一幕。


 


她走过去,蹲下拾起。


 


是一个小小的册子。


 


是谁丢在这里的书?


 


慢慢翻开想看看里面是否有署名,却不想随便几句映入眼帘的字就吸引了她。


 


这写得似乎是故事,和她以前看的很像。


 


她继续看下去,笼统地翻了翻,发现每个故事之前都有小标号,一下子翻到最后一页竟是标到了100。


 


手慢慢摸上去还隐约可以晕染点些许字迹,分明是刚写上去没多久。


 


她顿住了,站在那里竟是忘了下一秒要做什么。


 


15


 


“今天大家也要加油哦!”阿妈转过身还是和以往一样喊道,每天例行一次的斗鸡让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不过阿妈还是习惯性鼓舞士气。


 


“这次你也别忘了留点火。”


 


“那就姑且给你留点吧。”


 


她见他因为自己顺从地同意而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反倒有点开心,不过脸上也不表现出来。


 


稍稍向下看,就看到了某妖手指下的几点墨黑,估计是没注意到自己沾染上了墨汁吧。


 


真是一个别扭的妖怪。


 


“大天狗大人,忘记和你说了,你的手……似乎有污渍啊……”准备的鼓声一打响,她瞬间俯下身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


 


果然看到对方惊诧地回过头看她。


 


恶作剧成功的快感让她开心得开场就狂吸对方鬼火。


 


青行灯大人又恢复从前了,这是院子里的妖怪们忽然察觉到的。


 


16


 


一天,院子里难得没有斗鸡,因为阿妈觉得自己分数已经够高了,所以想给式神们都放个假,大家都欢乐地围在院子里,看几只R卡妖怪们秀技能。


 


“青行灯大人,小的们也想给您准备节目,您最喜欢什么?”N卡妖怪们趁机凑上来,想同这位SSR的强大美丽妖怪套套近乎。


 


“啊,最喜欢的事情估计就是听怪谈了吧。”她歪了歪头,一双腿交叠分开换了个方向,“不过现在的话,如果谁给我说很多怪谈,我也会喜欢的。”


 


“啊!青行灯大人让小的们给你们说!”N卡们雀跃了,呼天抢地。


 


“不过,谁如果先说满100个,我就最喜欢他了。”


 


她弯了弯嘴角,看向远处和阿妈站在一起的大天狗。


 


17


 


若干年月后,院子里和当初已经全然不同了。


 


与先前破败的样子不一样的是,现在院子里一派生机。


 


早就已经升满的大天狗和青行灯还有其余几个后来加进来的式神早就不再忙碌于刷副本了,身上的装备也已经顶级了。


 


现在最大的乐趣估计就是给那些新来的式神传授经验,逗逗他们。


 


“阿妈说今晚要再召唤几只新的式神。”


 


“她还没叫够吗?”这院子里强的弱的已经一大堆了,他看姑获鸟这几天几乎连影子都见不到,她本来就喜欢带小孩,现在更是痛并快乐着。


 


“不啊,据说现在出现了新的妖怪,阿妈对他们特别感兴趣,存了一堆符咒呢。”


 


啊,他差点忘了,他们的阿妈已经不是原来的非洲阿妈了,现在强到跺跺脚都要让这平安京跟着抖一抖,攒符咒不过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啊,这样啊。”大天狗应道,“所以?”


 


他知道她这般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喂,一起吧。”


 


“什么?”他放下遮在额头上的手,从躺椅上坐起身来。


 


灯稍稍降下,她俯下身,覆上他的手,“忽然很怀念大天狗大人当初带我观战的日子。”


 


“既然如此,那便顺你。”


 


“啊!终于等到你了,我的宝宝!”斗室里传来了阿妈熟悉的声音。


 


“还记得我当时来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吧。”她看了看那边的斗室,身旁新来的N卡们都像没见过世面一样的往那边跑。


 


“啊,阿妈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


 


“可是,你好像变了。”


 


“可能吧,因为现在的我竟然会因为你一句话心甘情愿地去带狗粮了。”


 


明明这以前是他最烦做的事情了。


 


“那我坐在旁边白吃经验可以么?”


 


“可以,别抢火就行。”


 


她笑了笑,从灯上下来,心满意足地依偎进了他的怀抱。


 


他又是愣了一下,半晌,才慢慢地把手搭上了对方的腰。


 


番外


 


如果中二病的天突然塌了,那一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就是现在大天狗的情况,时间回到半个小时之前,河童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妖怪图鉴说要同他一起观摩,他也就勉勉强强答应了。


 


刚开始看得还好好的,忽略掉河童对茨木童子不断赞扬的话语,直到翻到属于他们大天狗那一页的时候,他震惊了。


 


心上仿佛中了一箭。


 


天崩地裂。


 


内心想法犹如滔滔不绝的江水喷涌而出。


 


“这谁?”他指了指图鉴上写着大天狗的人物画像。


 


他是大天狗,那我是什么?


 


“这上面写着大天狗啊,大天狗大人您不识字吗?不对,他是大天狗,那您是?”


 


呵呵。


 


讲道理,这年头山寨还敢去斗鸡几乎没有了。


 


而且这图鉴上的,他见过,和上次斗鸡的那位一模一样。


 


夭寿了。


 


世界再见。


 


“阿妈!!!!!!!”他吼道,撒开腿就去找自己的非洲阿妈。


 


“咋的啦,狗子。”


 


“我是谁?”


 


“狗子啊!”


 


“我说认真的。”


 


“大天狗。”


 


“那他是谁?”大天狗举起图鉴,指给自己的阿妈看。


 


阿妈眼睛瞪大了一下,随即缩小,平静道:“不知道。”


 


“阿妈你别骗我。”


 


“哎,说实话吧,狗子我……”


 


“阿妈你真骗我?”


 


“狗子……其实他……是……觉醒后……的你……”


 


“???”


 


“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巫蛊师来着,是阿妈的错,你原谅阿妈。”阿妈走上前,因为身高差距,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明明是如此慈爱的动作,他却似乎从头顶凉到了脚尖。


 


“阿妈,怪不得你不让我照镜子……”


 


“没事啊!谁说觉醒后就要这样,你看你还不是帅帅的!”


 


“……”


 


累了。


 


“没事,灯灯看上的是你的才华,定不是脸。”阿妈安慰道。


 


但愿吧。


 


祈祷。




END

评论

热度(220)

  1. 致小幻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2. 笑如猫头鹰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3. Mr.Mr.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