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双荒】没有你这样的大侄子(下)

朝飞暮卷:

CP荒x荒川,AU,含私设。
含雷,OOC注意。
——————


16.
荒川之主陷入了沉睡。


他本质上算自然之灵,随着四季轮回的更替总要休眠一段时间,这本身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由于这次拜神的异动,让他的妖体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损害,因而使得休眠的时间恰巧提前了。


而荒对此则一无所知。


他尚且沉溺于大妖冰凉滑腻的肌肤、情动难耐时的喘息、染上艳色的双眼以及终于能将对方完全拥有的满足,陡然间被从中剥离,仿佛第二次坠入深海的绝望几乎立刻包裹住了他。


此刻,这个年轻妖怪的神色冷静到可怕。


他有条不紊地催动星辰,仿若星空的双眸里迅速划过一道道轨迹,最终停于某个时刻。


“找到了。”


白龙虚虚地缠绕住了那个投射在半空中的天体影像,一双血红的龙目紧摄着其中旋转的星象,双双辉映出不祥的光芒。


荒将它纳入掌中,从中获得了有关未来的零星碎片。他最后回望了一眼那奔流的荒川,转身投入无尽的星辰中去。

下一次见面,想要摆脱他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17.
荒川之主踏上河岸潮湿的泥土,使他的皮鞋溅上几块泥点。


他从八百比丘尼那里离开以后就径直前往到了荒川,没有选择回到黑晴明的总部——就算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但这也不意味着他会受制于人。河川之主的自由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掌控,人类能做的只有对他的纡尊合作表示感激。


他身上穿着的剪裁得体的现代服饰开始逐渐化作片缕消散,印有鱼鳞纹饰的蓝色衣袍取代了长风衣。他甚至直接将贴身的白色衬衫撕碎,让自己的胸膛袒露在湿润微凉的夜风之中。


大片皮肤与空气中的水汽接触,仿佛第二重的呼吸让他周身感到极致的通畅与舒适。


天空中的星辰闪烁着光芒。


一声低沉满足的叹息从荒川之主的喉中流泻而出。


这时,晚风加急,空中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云层拨开,点点跳跃的星辉就像无数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一般镶嵌在夜幕之上。


从极远处的天际向外延伸泛滥着深到发紫的蓝,它悄无声息地蜿蜒密布了荒川流域,渗入微腐的土地,企图接近立足在河边的大妖。

“……——站住!”


震怒的吼声响彻了河流上空。

18.
荒就像从前无数次拜访荒川那样,踏着星辰落地。


随着他踩上脚下那片土地,深蓝色的幻境便完全张开,将两个大妖纳入其中。


“好久不见了,小叔叔。”


荒没有走上前,而是选择立在原地。他身上还穿着正式的西装,修身的服饰使得年轻妖怪的锐气扑面而来——看样子他放弃了原本与黑晴明的会面,直接追到了这里。


“舍弃汝那愚蠢的称呼,并且——”荒川之主带有威胁意味地压下双眉,“不要试图冒犯吾的领地!”


“这就是你让八百比丘尼用占卜扰乱我预知的原因吗?”荒不解地皱起眉头,“你那时陷入沉睡,我并不知情,只看到未来你会再度现世。但是我竟没想到,你会借用愚蠢的人类的力量来拒绝我。”


“汝已堕妖,妄用天力,甚至试图干涉荒川之流向,实实愚蠢!”荒川之主厉声道。


“愚蠢……”


荒用极慢的语调,似是在细细咀嚼这两个字。他敛起双眉,低垂着眼睑,许久未曾有的带着涩意的迷茫让他又回到了那个晚上——那个由憎恨堕落、挣扎在妖与神之间的晚上。


“妖神裂缝是对我的天罚,你的出现是因为那群愚蠢的人类,也是因为我。我不是神,也没想过为妖,但从你说出‘愚蠢’的时候,我就无法不关注你。”曾经的神子慢慢说道,“我能看到命运,但是对这命运片段的内容只能由自己猜度。我或许因此成为过神,也因此而堕落至妖怪。”


荒在倾诉。这就像荒川之主沉睡前,那无数个夜晚他们坐在荒川河畔的聊天一样。


荒川之主轻嗤一声,“目视未来,对卑微的生命已是最大的恩赐,汝竟还试图臆度其内容……”


“——愚蠢。”


荒接口道,仿若星空的眼眸里浮现出笑意,“有时我会想,我的‘愚蠢’和你的‘愚蠢’,究竟有什么不同。”


“……无聊。”


两人相对静默了一阵。


荒身上的服饰也发生了变化。他同样褪去西装,换上黑红白三色的衣服与木屐,舒展起身体。


“怎么,不准备去与黑晴明会面了吗。”


“没那个必要。我去找他,完全是因为你。”


白龙如游蛇一般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荒的身侧,他向前踏出一步,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对面那个水色的大妖,“我的眼睛,我的唇舌,我的手指,我的任何一个部分,我的所思所想,可都离不开你,小叔叔……”

“——不,荒川之主。”

19.
那个深藏于两人内心的夜晚还是被提及了。


年轻妖怪的言语如幽幽的火舌,缠卷舔舐着大妖的每一寸肌肤,带着滚烫蚀骨的绝望热意。


“真是深重的欲念。”


荒川之主发出一声模糊的鼻音,这对于熟知他的荒就像是一种带有暗示意味的邀请,“既然如此,吾唯有让汝清醒清醒了。”


事实上,对于荒川之主来说,那缱绻一时的夜晚并没有多么让人羞于启齿。他不是什么会压抑天性的妖,他自身的衣着随性,对于袒露部分身体也没有不适,一切只凭舒适喜好。


更何况,他早就明白荒的意图。年轻的妖怪从前被当作神子供奉,堕妖后的交际更是少的可怜。正因如此,他的所有想法全都会呈现在那一双仿若星空的眼睛里,无论是对于被抛弃的憎恨绝望、还是想要占有却对自身涌起的欲望的不知所措,都纯粹得可笑,又有一点可爱。


对于荒川之主这样的大妖,很难再体会名为“心悦”的悸动。但是默许这样一个与他有特殊羁绊的强大有趣的存在,也不失为他漫长生命中的一件乐事。


要知道,不是谁都能够入得了河川主人的眼。


只是……


“汝弄错了一件事。”荒川之主扬起折扇。


剧烈的水汽混合妖力的波动在荒的幻境中猛地爆发出来,两股力量相互碰撞掀起的气旋吹乱了他们的头发与衣带。


“什么——?!”荒压低身体,白龙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发出警戒的吼声。


看着他这难得一见的失措,荒川之主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满意与充满恶趣的笑意。


“吾乃荒川之主,可不是汝能肆意容纳的!”

随着一声破裂的声响,水流挟卷着振聋发聩的怒吼冲进幻境,霸道地贯穿了整个深蓝色的世界。


无数星子倒映于其中,它就像浩瀚星海中的一条银河,流向远方。

20.
“八百比丘尼,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


戴着胖金鱼头饰的小姑娘一双沉静的眼中流露出罕见的担忧,“听晴明说那个荒川之主找你,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哦,谢谢神乐的关心。”八百比丘尼笑着摇头。


“是吗。听说黑晴明到现在还在等那个荒过去,脸色可怕的很呢!”一边的源博雅拍拍幼妹的肩膀,幸灾乐祸地说道。


“他找你是和这个‘荒’有关吗?听说是荒川之主的侄子?”


“不。”


八百比丘尼眨眨眼,笑容中的一丝神秘令人忍不住汗毛竖起。

“荒川之主,可没有‘那样’的大侄子哦。”

——————
完。

评论

热度(71)

  1. 笑如猫头鹰朝飞暮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