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怕洒的瓶装女王海蓝子!:

【全军覆没。】/梗题来源见图x
感谢这个脑洞让我认识到了自己写的东西多烂x。
妈耶刀子吃到自己扎心x




那个骑士伫立残阳漫盖的悬崖之上,望着下方战场硝烟四起。 于是他看见硝烟弥漫之中熟悉四人身影—— 雷狮海盗团。 高崖之上凛冽寒风顺领口灌入单薄衬衣内,他打了个寒战。

任凭傻子也看得出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戮。
“卡米尔,带着佩利和帕洛斯走吧。我再挡一会。”雷狮低喝声音中已然染上几分疲惫。额头顺下来的鲜血已打湿半边脸颊,星辰紫瞳中跳跃疯狂的火苗。 他是想孤注一抛,以一敌百拖住对方,保全剩余三人。
“大哥..!?”“雷狮”“老大!!” 三人异口同声用行动表示了唯一一次抗拒命令。

帕洛斯咬咬牙耗尽最后一丝元力注入到分身之内。 “雷狮老大..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叫你老大了。虽然一直都是靠捞好处和您齐头并进....不过只是收利益而没有做好为此丧命的准备,怕是太奇怪了哈哈哈哈哈...所以,最后赌一把。嘻嘻您觉得大还是小?” 他声线都在颤抖,然后不顾身后呼喊毅然决然冲入了敌人之中。

......骑士道的宣言在脑中回荡。 【为了正义我将无惧牺牲】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是正义一方才会拥有的品质美德,却在一个恶党身上看见。 心中所谓【正义】的天枰,开始倾斜。
又所谓,何为正义? 他看见雷狮眼中的火,逐渐燎原。 "帕洛斯!!!!” 战场上一声悲鸣。
凄厉的,带着失去的痛楚,扩散在空旷战场之上,万里悲凉。
他站在高崖上,动摇却犹豫不决。
骑士道...?所谓骑士,不生来就为保护....?


佩利已经听不见身后卡米尔声嘶力竭呼唤他回来的声音了。感官所能接收到的,血肉碰撞摩擦,骨骼断裂脆响不绝于耳。本能带动躯体机械厮杀,视野中触目鲜艳血色,闭上眼就会想起那个骗子———
临死都要用命去赌一把的骗子。
也许只有失去之后才会拥有什么,才会将那些平淡到不愿去回忆思索的故事翻出来一幕幕展开回放。
“啧,傻狗。”
重力球又撕碎两名敌人,因元力告罄消散。
而佩利,最后想的是,
【帕洛斯你个大傻子也不等等老子。】
仿佛回到曾经时光,熟悉感交织陌生和死亡朝他贴近,然后将他贯穿,回归故里。
只有死去的敌人,才能证明他存在的痕迹。

———骑士心中正义天枰已然失去重心,筹码跌落尘埃。到底什么才是他真正应所遵从的正义,才是他真正所应坚守的信念?
正义,已为何物,而现在,何为恶党?
他在杀戮中徘徊不决,茫然无措。


下方屠杀还在继续。银白电光自包围圈中炸开一个个缺口,又被汹涌人潮迅速填补,回归初始。
“......大哥。”
“...啊卡米尔,现在就剩下我们了吧。”雷狮抬手擦拭脸上蜿蜒鲜血。白色护手已然被鲜红血浆浸透,饱和其中。
“要活下去...。”卡米尔声音干的发涩。面前黑压压敌群仿佛群魔乱舞,饕餮般贪婪想要撕碎眼前二人。
“....好,要走一起走。”电光缭绕巨锤再度击飞面前成片敌人,然而又有更多补上空缺。
二人背对背,将后背交给对方,卡米尔自始至终不肯回头哪怕一眼———
他不敢看那个往日恣睢肆意的,高高在上的大哥,昔日他所崇拜和敬仰的神,如今那般狼狈不堪的模样。
已无退路,已是死路。
卡米尔到技能【无定之躯】发动时需要配合体术,所以卡米尔的体力消耗本就是四人当中最大的一个,靠着对元力精打细算的使用才撑到现在,早已是强弩之末。只是凭借着那份忠心与景仰,一份执念与傲骨铮铮,咬紧牙关才走到现在。
已经要撑不下去了。他又将一名敌人砸在地面上,眼前一阵晕眩。
随后,一把锋刃,准确无误的穿透了他的心脏。
仿佛一瞬,定格住了整个世界。
“...........卡米尔?”
“大哥,别回头,听我说。”卡米尔尽力保持声线平稳,一边坐到地上。
“.......我啊,最崇拜大哥了。小时候大哥就对我特别好。”他又将一名敌人摔出,“所以很早就决定了.......,无论什么,都选择....追随您。”
“我早就知道大哥不屑于那个什么王位.....因为您所追寻的自由,是无价之宝,不能用金钱衡量的那种...。”
“所以您的野心,请一定,一定......”
一定要去实现,一定要看到所期望的星辰大海啊。
他躺倒在地上,用尽最后的元力狠狠抓碎了一名朝雷狮袭去的敌人的大腿,陷入长眠。
忠魂在上,去至天堂。
“卡米尔!!!!!”
可是这位昔日沉稳的军师,再也听不到这声绝望哀嚎了。


———那么这世界上,真的会有无论如何都洗不清的罪恶吗?
天枰崩塌在立法与准则的废墟之中。信仰,道义,所恪守的精神究竟为何物———
已然不那么重要。
他在昔日恶党身上,看见无畏死亡,看见一骑当千,看见血誓般忠心至上。
现在,所谓恶党,在安迷修心中已与旁人无异。
——都是生命。
骑士纵身向战场奔去,为了表达这份难以言喻的情感。
可惜,为时已晚。
夺目电光在战场中央爆开,以摧枯拉朽之势扭转整场战斗格局。凛冽狂怒之声带着毅然决然同归气势,响彻整片战场——
“我追寻过自由,向往过星辰大海。跨万水千山,越过重重阻碍。”
“如今我在这战场上,失去亲人,手下与盟友——·”
“若我今日定要命绝于此,必定拉上尔等陪葬!就算战斗到最后一刻——”
“也绝不选择卑躬屈膝,苟且偷生!”
“记住了弱鸡们,本大爷叫雷狮——!”
句字铿锵,掷地有声,随荒凉之风飘散于沙场之上——
随后狂雷咆哮,天地风云翻涌,轰鸣巨响万壑雷声。随后袅袅散去,触目荒凉,残阳所照之处镀上血色。
极尽悲伤。

这场屠杀,无人生还。
唯有安迷修,用双眼见证全程。
他看到了骗徒的无畏牺牲,看到了狂犬的以一敌百,看见了军师的赤诚忠魂———
和狮子捍卫自己荣光的骄傲,直到最后一刻。
旷野悲鸣,那条曾盛载荣光的头巾,沾染一腔热血,在悲风中猎猎作响。
骑士走过去拾起头巾,将它埋入地下,立好衣冠冢。
——只为了纪念这几位昔日的恶党,在战场上坚持的每一刻,所散发的骄傲与万丈光芒。
不会有人生来不具美德。
骑士握紧双刀,心中天枰倒塌,断壁残垣之上生出一抹希望。

评论

热度(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