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如猫头鹰

你愿意来看我的世界吗?

关于“张起灵”,关于“瓶邪”的理解

熙AKIRA:



[瓶邪]


(还是打上tag不萌cp别看)




你们可能想不到以下文字是一个没看过原著的人写的,是我的室友,只听我讲过故事的大概,在宿舍被我“熏陶”,但她对于“我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只有你了。”这句话的解读,很贴和原著了,以及对于“张起灵”的分析和瓶邪关系的分析,非常感动了!



刚才听你说故事,觉得意味深长。书面总结之!*^_^*

瓶的关键:(如果我没记错你所解释的青铜门的意思)为了维系世界(人类),他必须有最卓越的人性,又被完全否定人性。换言之,他是人,但不被作为个体(自我/灵魂)对待。这很容易理解。如果他不是人类,那么他不必在乎人类世界;如果他被作为人类对待,那么人的个体性会使他失去守护世界整体的能力(想想回避制度)。我觉得(当然我可能会记错啦),这就是你提到他被称为“张起灵”的意思。比如,我是学生,这不意味着我要改名为学生,因为名字是人性或说个体性的标志,而学生角色并不否定个体。这个意义上,我与世界的联系,构成我的名字代表的我。
区别于学生,“张起灵”则是一个纯粹的工具性角色,改名意味着对承担者人性(个体性)的毁灭。所以它不是交易而是牺牲,而它的根据是,这样才能守护世界的真相从而维系世界。

承担该角色,意味着瓶的深处持续存在一种“不符合”。和所有人一样,除非失去人性,否则人与自身的有价值角色的不符合,都会成为痛苦的根源。瓶的特殊处是,角色的纯粹工具性,表示他的“不符合”与生命同在,不能分离又不受控制。毕竟,人需要一个与世界无关的装置来维持世界——他有高于所有人的人性,但被视为完全没有人性,包括被他自己。

这表示,一旦触发人性,痛苦几乎是可以预见的。故事中人性的落点是对吴的爱。触发的时机是:他爱吴,所以生出恐惧,即爱人的死亡;同时他知道,除非他死,否则爱人会因他而死。问题是,他不能自由地死去。他只有少得可怜的自由——除了爱吴,他不作为一个人类,而是作为“维持人类世界”这个任务的延续,而任务不能自我终结。换言之,他的爱属于自己,别的都属于“张起灵”。他或者无爱无惧,这意味着不再作为人而活着;或者爱吴,这意味着作为人活着,但是活得比死更痛苦。

他选择后者。这很自然,如上所述,当他作为人,注定有最卓越的人性。在人性中,爱的特殊之处在于,你去爱或不去爱或许有千万种后果,但作为爱人,要么不去爱他,要么爱他并且不出于他这个人之外的一切而去爱他。这是因为,爱情实践的卓越形态,与世界上看见的后果无关,而是人格/灵魂作为理想形态而合一。

其实,仅仅从这里看,这段感情一开始的最好结局,就是瓶被别人杀死,这样他作为人的痛苦才会被解除。

但是这样怎么“维系世界”?窍门是吴也爱瓶。不作为人的瓶,给作为人的瓶带来人不能承担的诅咒,也可能实现人不能实现的祝福。这一切都取决于吴的爱。如果吴爱瓶,那么由于瓶的超越性质,他们的爱能够达到爱情的卓越形态。换言之,吴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瓶——作为自我的唯一的瓶。他的爱人是一个承担了“张起灵”的人,但他的爱,不是奉献给任何承担了“张起灵”的人——否则不仅不算爱的卓越形态,一般形态都有问题。

亲爱的,大致就是这样啦。我不知道后文的发展,但逻辑上,上面的尾巴意味着,”吴记得瓶”或“吴寻找瓶”,应该是作为人的瓶的存在条件,从而间接提供了“张起灵”的承担者不死的条件。我不知道,所谓过去的“进青铜门”的人,除非有这种关系,否则能不能(意识完整地)真的出来。无论如何,他们恐怕是能想象的最为亲密的关系了:对瓶来说,他的自我承担着世界的真相,承担真相会摧毁这个自我,唯一救赎是让这个自我也活在吴的身上;对吴来说,瓶是他与世界真相的关系,或说是那一个本应守护世界真相的自己(你说过是瓶替吴守门来着~)。但是,这一切怎么可能?答案是,吴爱瓶。这么看来,他们的爱并不是这个故事的副产品。正好相反,它的基本命题就是:因为爱,人可能走在真理之中。*^_^*

评论

热度(622)